罗诗奇,生于1928年8月,原籍湖北省荆门县(现荆门市)。1943年加入新四军襄西军事指挥部独立33团。他所在的33团虽然装备落后,但凭着保家卫国一腔热血,也击毙了不少日军。他说,鬼子怕大刀,他好几次与战友冲进敌群,见鬼子就砍,眼睛都杀红了。1944年8月,他部在绿林山夹击“扫荡”的日军,击毙日军200余人。曾荣获湖北军区沔阳军分区一等战斗英雄、一等劳动模范,还获得毛主席头像银质奖章一枚。罗诗奇的军旅生涯颇具传奇色彩。某档案馆有他在62年前的一份约九千多字的《历史思想自传》,其中记载了他个人军事生涯的许多细节,解读他青少年时期的苦难和30多年的军事生涯。

一心想当兵的放牛娃

从记事起,罗诗奇家庭遭遇坏人陷害,父母举家迁移,最后落荒到公安县弥市镇帮人做活度日。没有饭吃的时候就把肥地饼做粑粑和糊糊吃,剥树皮和树叶吃......10岁的罗诗奇好不容易在地主家作了放牛娃,鸡叫半夜就被催起床去放牛,晚上回来还要扛重活。吃不饱,穿不暖,地主还骂:“你们这些穷鬼吃饭又吃得多,做事就不能做?!”

当时他心里只想:要想整地主就必须去当兵,拿起武器才会出头,也能给我父母亲报仇。


此时,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来到了江汉平原。

家仇国恨,1943年8月,刚刚15岁的罗诗奇义无反顾在本县一个叫金鸡冢子的地方,参加了新四军襄西军事指挥部独立三十三团。

“九头鸟”是战斗英雄

罗诗奇在自传中写道:在曲家弯(湾)战斗时,我不顾自己一切冲上去与敌人作生死的斗争,把敌人全部歼灭了。(但是),最大的损失是敌人把我排排长打死了,都没让我们把排长抢下来,所以这样我恨极了,下决心一定要给我的排长报仇。

因担任警卫员、与首长朝夕相处,罗诗奇有机会近距离用心观察每一个指挥员的指挥思路和风格,这也为他日后独立指挥打下了基础。他曾评点说,襄南军分区的郑怀远团长(解放后曾任湖北省体委主任)临战下决心干净利落,打仗冲在前头,部队撤退时主动断后。

日军士兵训练有素,打仗凶恶残忍。为此,新四军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罗诗奇和战友曾利用夜间接近日寇碉堡,用装过石灰的麻袋倒扣敌哨兵抓“舌头”,还和年纪大一些的战友几次冲进了敌群中,与日寇贴身肉搏,见鬼子就挥刀砍杀,眼睛都杀红了。日本鬼子别的都不怕,就怕大刀砍。

不穿军装的野战军

1954年秋,罗诗奇从南京总高级步兵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建立功勋的15军45师,成为最年轻的师团级军事主官之一。

1955年10月,武钢青山厂区正式破土动工,迎来了新中国兴建的第一个钢都的诞生。1974年武钢从原联邦德国、日本引进一米七轧机系统,开创了我国系统引进国外钢铁技术的先河。

奉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到武钢的罗诗奇,组建武钢武装部和人民防空办公室,任武装部部长和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他是武钢的创业者也是武钢的建设者。

武钢和武建(即现在的中国一冶)分家后,罗诗奇在中国一冶武装部担任部长和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至1976年。

让罗诗奇一生最骄傲的是成功组织中国一冶职工和中国一冶一中学生参加1971年的“7.16”横渡长江,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为了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他夜不能寐,为了挑选优秀游泳健将,他对队员进行严格筛选,为了安全渡江,他反复实地考察完善方案。

罗诗奇整个军事生涯长达33年。以后担任组织部长、纪委副书记。他作为深圳特区的第一批建设者,在“改革开放第一标”深圳国商大厦建设项目施工中创造“深圳速度”。中国一冶承建的深圳国商大厦“五天一层楼”的建设速度成为了“深圳速度”的起点,而公开招投标倡导公平、鼓励竞争的改革之风,也从深圳吹向了全国。中国一冶,这支不穿军装的野战军,不仅开启了不卡的无码高清的av发展的新纪元,还创造了中国建筑史上的“神话”——深圳速度。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不能没有自己的英雄,否则,这个国家和民族就没有崇拜和景仰,也就没有了希望。罗诗奇的孙子说:“到哪儿去找英雄?我爷爷就是英雄!” (中国一冶集团 陈 明 詹汉英)